川师大杀人案被告人获死缓 曾砍室友50多刀后自首

2019-10-21 16:51 来源:未知

图片 1 平行志愿巧设梯度提高录取率 专业选不好 危害大

“川师大杀人案”被告人被判处死缓

志愿填报
讲座预约:模考后咋准备志愿填报 咋规避志愿填报误区

中青在线成都9月6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鑫昕)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对2016年3月发生在四川师范大学的一起杀人案进行宣判,被告人滕某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讲座回放:志愿填报咋让分数升值 压线生咋提高录取率

被害人芦某某的家属芦海强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告知了上述判决结果。

2016年3月27日晚,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大一新生芦某某在宿舍学习室内被室友滕某连砍50多刀后身亡。

数据查询
高考志愿填报选院校还是选专业 高考志愿需关注梯度

次日凌晨,犯罪嫌疑人滕某在现场被警方抓获。

测试:你适合学什么专业? 高校各专业录取分数查询

案件发生后,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邀请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对嫌疑人滕某进行了法医精神病学鉴定,鉴定意见是“滕某患有抑郁症,对3月27日的违法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图片 2入学军训时,滕刚(左)和芦海清的合影。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在芦海清的手机里。图片 3发生凶案的东苑二幢学生宿舍。新京报记者 韩雪枫 摄

公诉机关认为,滕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其作案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

21岁,同为甘肃白银人,在同一年以相同的名次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被分到同一间宿舍:东苑2栋127室。两个少年就此交集。

对于鉴定结果,被害人家属表示坚决不认可,并于开庭前两次申请重新鉴定。

3月27日23时50分,滕刚将芦海清叫到了离寝室一楼梯之隔的学习室内,用他当天买的不锈钢菜刀将芦海清杀害。

2016年11月17日下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该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法院认为该案件不具备再次鉴定条件,暂不重做精神鉴定。

经法医鉴定,芦海清系头颈离断伤致死,全身50多处刀伤。

2016年11月2日,被害人家属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被告人承担死亡赔偿金669520元、丧葬费63729.50元、误工费1.43万元、交通费4700元、住宿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100万元、死者生源地助学贷款8000元,共计1761539.50元。

3月28日,滕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事发15天后,芦海清的骨灰被家人带回白银老家。

2016年11月21日,该案刑事部分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被害人家属代理人表示,庭审期间,被告人滕某十分冷静。庭审结束前作最后陈述时,曾3次恳请法院对自己不要心慈手软。

芦海清

今年9月6日,该案刑事附带民事部分的审理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对于被害人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法院支持了其中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等部分,未支持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部分。

21岁,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人,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学生

根据今天的宣判结果,法院认可了此前的法医精神病学鉴定结果和被告人的自首情节,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此,被告人表示不上诉。而被害人家属芦海强对此表示难以接受。他说,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滕刚(化名)

民事部分,此前被告人家属先行向被害人家属赔偿了10万元,由于法院支持的民事赔偿金额少于10万元,被告人家属表示剩余的金额全部赔偿给被害人家属。被害人家属芦海强表示接受民事部分的判决结果。

21岁,甘肃省白银市人,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学生

原标题:“川师大杀人案”被告获死缓 曾砍室友50多刀后自首

4月17日下午,事发21天后,四川师范大学血案中两方学生的家人互通了第一次电话。

此前,被害人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刚刚听说,公安机关已为嫌疑人滕刚(化名)申请了精神鉴定。芦海强不想直接与滕家对话,一家媒体的记者拨通了滕家的电话。滕母在电话中表示,公安机关已为滕刚申请了精神鉴定。“公安局说,一个月后出结果。”滕母说,滕刚中学期间就曾两次自杀,还休了一学期学。但滕刚在 两次自杀前都没有任何迹象,“他平时很乖的。”谈话进行中,芦海强突然拿过手机质问道:“到现在你们都没有给我们打过电话,想我们主动打给你?”

这场短暂却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建立在双方家庭两个孩子命运的不可逆转上。

2016年3月27日23时50分,滕刚将芦海清叫到了离寝室一个楼梯之隔的学习室内,拿出了他当天购买的不锈钢菜刀。芦海清的血溅到了天花板上。

在这场血案之前,滕刚和芦海清曾有着太多的交集:他们都是21岁,同为甘肃白银人,在同一年以相同的名次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被分到同一间宿舍。

一个多月前,芦海清发了一条朋友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而“路漫漫其修远兮”,是滕刚的QQ签名。

“聊不到一块儿去”

四川师大心理危机干预小组的一位老师说,事发前一天,即3月26日,滕刚找到一位学姐,告诉她:不想活了,想自杀。

27日,滕刚在同学视野中消失。事后证明,他从超市买了一把菜刀。

26日晚,芦海清给在西安读书的女友吴雨(化名)打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

电话中,他说与室友滕刚发生了争执。当天宿舍有人播放音乐,他跟着唱了两句,滕刚愤愤地说“唱什么唱,你唱的好听吗?”

两人打了场架,芦海清头上肿起了包,嘴巴也伤了。他安慰女友,这不过是男生之间相处的一种方式,“打完架就已经好了。”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和别人发生了争执。”吴雨说。

吴雨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们从2014年恋爱,她不担心芦海清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他老实开朗,好相处,跟谁都能聊两句。”

而且,“跟他打电话时,寝室里时常有唱歌的,我们都是学艺术的,其实我们寝室也是这样。”芦海清常跟吴雨讲身边发生的事,他曾经提过一次,觉得室友滕刚不太好相处,“聊不到一块儿去”。

27日晚,将芦海清杀害后,滕刚返回寝室要求室友报警。然后将自己反锁在了案发现场的学习室内。

宿舍里,芦海清打游戏的电脑还没关,旁边饭盒里放着还未吃完的零食。

一个太懂事一个特别乖

考上好的大学,是芦海清和滕刚共同的目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app发布于教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川师大杀人案被告人获死缓 曾砍室友50多刀后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