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飞起来的中国陆军

2019-11-01 15:40 来源:未知

  摘要:中国正在开始自己的全球化,“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初始全球化,就是国家利益和需求对中国军队改革的一个巨大牵引。国家正是通过“一带一路”的战略设计,确定了对军队的战略需求。(文中小标题是编辑根据原文原意所添加)

图片 1

  现在大家都在谈全球化,特别是提出“一带一路”这个概念以后,很多人在解读“一带一路”意义时都讲到了中国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接轨问题。笔者觉得这是个误解,是我们对全球化这个概念的误解。

陆军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组织机务官兵对直升机进行落地补给,快速加油。“近年来,我们的训练量逐年增加,近五年的训练量,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总量;2018年飞行训练时间,是2017年的两倍。”东部战区陆军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参谋长杨保卫说。曾被媒体誉为“驾机空中跳探戈”的杨保卫认为,贴近实战的大强度、超极限训练,考验的正是武器装备的真实作战效能。 新华社发 新华社福州2月7日电 题:进击!飞起来的中国陆军 新华社记者黄明、于晓泉、刘芳 “近年来,我们的训练量逐年增加,近五年的训练量,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总量;2018年飞行训练时间,是2017年的两倍。”东部战区陆军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参谋长杨保卫说。 曾被媒体誉为“驾机空中跳探戈”的杨保卫认为,贴近实战的大强度、超极限训练,考验的正是武器装备的真实作战效能。 大抓极限训练:难度、强度、险度 2019年新年伊始,习近平主席签署中央军委2019年1号命令,向全军发布开训动员令,要求“大抓极限条件下训练”。 “训练环境极限、武器装备作战效能极限、作战人员的技战术水平极限,都是我们应该而且必须应对的挑战。”杨保卫说。 这个旅前身是2004年成立的陆军航空兵某团。从建团之初的两架直升机,发展到现在包括武装直升机、运输直升机、勤务直升机等多机型在内的陆航旅,新编制、新装备不仅激发了官兵对战斗力的渴望,更催生了他们实现陆军“机动作战、立体攻防”战略要求的使命担当。 “保持飞行训练常态化,细化到每个架次、每个科目,精确到每分钟。”杨保卫说,一切工作聚焦主业、瞄准实战,“不能丝毫懈怠。” 自2018年新年开训起,这个旅常态开展高强度跨昼夜连贯全时飞行训练。“从当日7时到次日7时,训练历时24小时分4个场次连贯组织。”直升机二营四连连长杜殿峰说,训练融入敌情背景,重点对低空突防、侦察打击、特种破袭等险难战术课目进行专攻精练,“特别是夜间环境下,对飞行员提出很大挑战。”

  全球化真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吗?

图片 2

  从历史来看,每一个帝国兴起的时候,随着其扩张期的到来,都有围绕其自身展开的全球化,就是说,每个帝国都有它自己的全球化。历史发展到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新的全球化正在全世界蔓延,这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吗?很多人都这么认为,其实不对。

陆军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直升机通电检查,准备起飞 紧贴实战实训:千里机动,联演联训 欲求变化,理念先行。从早期以飞行技术为训练重点,这个旅近几年逐步向突出作战战术转变,重点对低空突防、对地突击、海上编队飞行、搜索营救等高难课目进行专攻精练,不断提高训练难度系数。 “我们与上级协调开辟多条航线,组织多机种赴陌生地域开展带战术背景演练,不断提升部队实战化水平。”杨保卫告诉记者,全旅战术训练实现了单机向营连模块、单一课目向昼夜间全课目的拓展。 2018年,杨保卫带领训练编队千里机动,远赴西北大漠,完成了所有列装武器弹药的极限距离攻击演练。“不仅使我们对所驾驭装备的实际作战效能有了更进一步掌握,更催生了官兵勇于突破、敢于争先的训练热情。”杨保卫说。 与此同时,部队的组训样式也在转变。“近两年,我们不仅与陆军的兵种联训,还与海空军联训,联合的步子迈得更大了。”直升机四营副营长洪宗旭认为,长途奔袭、远距离转场、联战联训等,均使陆航部队的训练更加贴近实战。 组训模式创新:突出营连模块 今年开训后,这个旅积极转变训练思路理念,突出营连指挥员培养,大胆放手让营连级指挥员走上指挥岗位,增加临机指挥,突出低气象、大场次、多机种合训等复杂条件,锤炼分队指挥员作战指挥能力。 “未来作战,以营连规模独立遂行任务将成为常态。”直升机一营二连连长肖宁对记者说。 直升机四营副教导员谢孝明介绍,突出营连模块的组训模式创新,形成了一天多场的组训模式,飞行空域、航线的利用率提升了,各级指挥员也得到有效锻炼提升,“去年一年弹药的消耗量,相当于以前三到五年的总和。” 在代表我军陆航部队实战化训练最高水平的“陆航空突奇兵—2018”比武中,这个旅多个比武课目名列前茅。 “面对未来作战,对陆航官兵来讲,有着敢打的血性和必胜的信心。”东部战区陆军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政委臧运海坚定地表示。

  这一轮的全球化只不过是美元的全球化,是美国为了向全世界输出美元而推动的全球化运动,所以笔者说这是美元的全球化。在此之前,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帝国的全球化,大英帝国的全球化,大英帝国的全球化是贸易的全球化。我们千万不能认为这两次全球化都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其实,这只是小国、弱国无法抵御的大国扩张。

  罗马帝国和大秦帝国的全球化

  前一段有人从西方拿过来一种理论,说全球化实际上从古罗马时期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今天,全球化的进程断断续续,这完全是概念的混淆。

  全球化并不是一个绵延不断的漫长历史进程,而只是一个个核心帝国的扩张过程。每个帝国的扩张都会有伴随它的全球化,古罗马有,大秦帝国也有,只不过这两个帝国的全球化由于当时其扩张规模有限,并未遍及全球罢了。

  大秦帝国的全球化,首先就是统一七国,车同轨,书同文,钱同铢,统一度量衡。然后征百越,平西戎。虽然它没有完全实现它的目标,但这确实就是它的全球化。

  罗马帝国限于当时的交通工具和运输能力,以及它的军事力量所能达到的范围,也只是沿着地中海的边缘进行扩张,实现它的全球化。

  这一轮美元全球化已进入夕阳时代

  后来的全球化,比如说大英帝国,它的全球化是以工业文明革命为基础,然后以贸易文明为其主要的扩张手段展开的全球化。这轮全球化随着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而结束。

  美国的全球化一开始还是接续英国的贸易全球化,大工业基础上的贸易全球化。但是随着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国人开始向全世界各个角落输出美元,它需要所有的角落都接受美元,这时候它推进的就是美元全球化。美元全球化目前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实际上结束的钟声已经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就敲响了。所以这一轮的美元全球化也基本上进入了夕阳时代。

  中国正在开始自己的全球化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中国经济的扩张,笔者认为,中国正在开始自己的全球化,“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初始全球化。所以,我们必须把“一带一路”看成中国的全球化,而不是接续美国的全球化。这是中国的崛起,它必然带来一个全球化的新进程,“一带一路”就是它的初始阶段,只不过,中国的全球化将不再是帝国式的劫掠别国财富的全球化。

  其实,每一轮全球化的目的,都是要让它能够影响到的地区接受它的发展模式、游戏规则和信用体系,美国如此,英国也如此。那么,中国选择“一带一路”这个发展战略,也应有此意图和含义,但为什么我们不说这是中国的全球化?这是策略考虑,而不是战略考虑。

  从战略角度看,这就是中国的全球化,只不过因为现在美国的力量还很强大,它主要强大在两点上:一个是军事力量强大;一个是软实力的强大。这两个强大,还在支撑着风烛残年的美元。因为美元目前还是美国主要的获利工具。

  中国非常巧妙的非对抗性战略对冲

进击!飞起来的中国陆军。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当然不能选择跟美国直接对抗。在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情况下,中国采取西进战略,这从战略上讲,是非常巧妙的非对抗性战略对冲。

  你别以为我是在躲你,在避让你,其实这恰恰是一种背向对冲。你东移,我西进,表面上好像是我回避你,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战略对冲,所以笔者觉得这一战略选择是一个意义重大而深远的设计。

  “一带一路”不能甩开安全意识

  中国人有一个毛病,喜欢谈战略,不喜欢谈策略;喜欢谈目标,不喜欢谈指标,这样谈来谈去最后的结果就都是大而化之。有战略没有策略,这个战略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性,有目标没有指标,那这个目标实现到什么程度算是实现?

  这次提出“一带一路”,最担心的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谈得轰轰烈烈,最后不了了之。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干过多次,但愿这次不是。因为如果“一带一路”失败的话,那对于中国经济甚至中华民族的复兴都可能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现在有很多官员谈“一带一路”都不谈安全问题,也不谈政治问题,更没有人谈军事问题。甚至有些官员专门强调,“一带一路”没有政治诉求,没有意识形态诉求,完全是一种经济行为。

  这种说法,如果是对沿线国家的宣传,是可以的,因为战略意图总是要有隐蔽性的,你对人家说我是带着政治意图来的,带着意识形态意图来的,那谁还接受你?这从对外宣传上讲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假如这成了我们官员的自身意识,就大错特错了。对外宣传说我们没有政治诉求,没有意识形态诉求,没有军事诉求,没有地缘诉求,我们唯一的考虑就是发展经济,互利共赢,把它作为一个宣传口径没有错,但是绝对不能变成我们自身的意识。

  现在感觉有些官员是真的要排除这些东西,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的意识中排除“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中不可避免地内含着的政治诉求,特别是地缘政治诉求,以及安全诉求、意识形态诉求。

  中国当然不输出革命,但既然我们现在强调中国价值观,毫无疑问你会通过“一带一路”输出自己的价值观。那么,这个价值观输出其实就是一种意识形态输出。

  “奥斯曼墙”如何突破?

  另外,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进程中,如果你没有政治诉求,你没有与沿线国家的政治绑定,这将使你处于不安全状态。尤其是陆路的“一带”,几乎全程伴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因素,就是所谓的“奥斯曼墙”。即15世纪奥斯曼帝国攻克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使其庞大的帝国之躯成了阻断东西方的“奥斯曼墙”。300年后,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奥斯曼帝国解体,“奥斯曼墙”轰然倒塌,但是如果你沿这条路走下去,沿途所经之地,全都是伊斯兰世界。这就意味着隐含的“奥斯曼墙”还在。

  如何去突破这个隐形之墙?你的价值观和伊斯兰世界的价值观不同,不要指望仅仅靠经济利益的捆绑,就能把大家完全拴在一起。要知道,那些伊斯兰国家也可能只想获利,获了利之后再把你踹开。那个时候怎么办?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教训

  中国企业走出去,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跟那些国家进行经济合作之后,人家得利后把我们甩开,或者人家主观上可能并没有甩开我们的意图,但是客观情况发生了变化。

  比如苏丹,我们投资进去了,西方要给我们捣乱,然后当地也有人给我们搞乱,我们硬着头皮顶住,开始没给我们造成太大的影响,我们该挣的钱还是挣到了。这时美国人釜底抽薪,把苏丹变成南北苏丹,我们傻眼了,你的投资在北苏丹,而油田在南苏丹,这个时候,你肯定要受损失。

  但我们中国人有一项很强的能力,就是攻无不克的“搞关系”的能力,虽然苏丹分裂了,但是我们“想办法”把南苏丹也拿下。按说,南北苏丹都让你拿下,应该能摆平了吧?可美国又挑起了南苏丹的内战,最后的目标就是让你在这个地方的投资打水漂。

  这只是其中一例。实际上我们与所有国家的合作,凡是美国没有参与的美国都要反对。最后的结局是我们在很多地方都铩羽而归,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缺乏必要的安全意识所致。

  多管齐下:政治外交先行 军事做后盾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app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进击!飞起来的中国陆军